合肥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合肥夜网 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

美国《防务周刊》报道称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想要通过药物来打造“超级士兵”

2017-6-2 11: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1| 评论: 0|来自: 合肥夜网http://www.hefeiyewang.com/

摘要: 石海明介绍,目前,能够用于战场的主要包括4类:刺激类,如安菲他明、有咖啡因、可卡因、麻黄素等。此类药物能通过对神经系统的作用,增强人的精神与体力。麻醉镇痛剂,如吗啡。

科技日报5月28日报道,美国《防务周刊》报道称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想要通过药物来打造“超级士兵”,国防科技大学军事专家石海明副教授告知科技日报记者,以药物突破人体极限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美军的这一说法更多只不过是兴奋剂,精神药物,毒品开发的遮掩,这些副作用严重,以士兵健康为代价换取胜利的“超级药物”应当予以谴责。

美国队长是美国漫威旗下的超级英雄。他原本是一个瘦弱的新兵,在接受美国军方的实验改造,注射特殊药物后,力量、速度、耐力等各项体能都远超出于常人,变成了“超级战士”,赢得一次又一次近乎不可能的胜利。实际上,成为美国队长式的英雄梦想在中国的文学作品中也经常见到,最常见的就是某个无名小子服用奇药后内力大增,成为武林高手。

被注入“超级士兵血清”的美国队长获得了超出人类极限的力量,然而这还只是存在于动漫和电影中的桥段

那么,这样的梦想真的能够实现吗?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近日报道称,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想要通过药物来突破人体极限的方式打造超级士兵。假如这样的计划能够实现,那么美国队长式的超级战士将不再是幻想。

对此,国防科技大学军事专家石海明副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通过药物提升战士的作战能力一直未淡出各国军方研究的视野,一些国家更是将其视为可以改变未来战争力量对比的颠覆性技术而大力投入,但这些研究大多处于起步阶段。”

据《嗑药:药物与战争简史》一书披露,1966年至1969年,美军共使用了2.25亿片兴奋类药物,包括安非他命的各种衍生品,兴奋剂竟然成为美军标配。

“实际上,美军并非唯一一支给士兵配发兴奋剂的部队,给士兵服用药物早不是什么新鲜事。”石海明介绍,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日本等国家就将甲基苯丙胺(即冰毒)列为军需药品,用来消除疲劳以及提高连续工作的能力。二战期间,这种药物继续在纳粹军队中广泛使用。臭名昭著的日本“神风特攻队”敢死队员,就是服用了该药物后实施自杀式袭击的。海湾战争期间,法国军队也曾让自己的士兵服用一种叫做莫达非尼的药物。服用了这种药物的士兵在战场上精力充沛,不困也不累,可以连续战斗3天不休息。

在二战日军一线人员中广泛使用毒品来提高注意力,在日本海航飞行员中,甲基苯丙胺被起了个“空击锭”的绰号,各种“白日观星”,“人眼雷达”的所谓奇迹有相当比例出自于毒品的兴奋作用

纳粹德国更是兴奋剂的消费大户。特勒姆制药厂是合成冰毒的大户,仅在1940年4月至7月间,3500万片甲基苯丙胺药片被发送给了德国士兵,药片的包装上贴着“兴奋剂”字样的标签,说明书上则说“吃1至2片,就可以不用睡觉”。

这样的研究还在不断进行。媒体披露,美国国防部科学家几年前就开始研制一种药物,此药物可让军人即使走上战场也不会因压力怯场,或因恐惧气馁,从而塑造出大无畏的“超级战士”。人在服用这种“超级药物”后往往可以保持长时间不困倦,并且能够维持正常的思维和体能。因此,其用途就是在特殊情况下进行一些特殊的任务时,可以提高战士的认知能力和耐力。

二战美军飞行员也在使用“安非他命”,实际上到现在美军飞行员在执行长时间飞行任务也在服用各类精神性药物,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滥用药物,毒品上瘾,战后综合征等问题

石海明介绍,目前,能够用于战场的主要包括4类:刺激类,如安菲他明、有咖啡因、可卡因、麻黄素等。此类药物能通过对神经系统的作用,增强人的精神与体力。麻醉镇痛剂,如吗啡。使用后能使人产生快感及心理亢奋,给战士造成能超越体能的幻觉,并降低痛感。阻滞剂,如心得安、心得宁、心得平。这类药物具有镇静的作用,主要用于克服焦虑等负面情绪,使战士能够从容面对激烈的战场环境。合成类固醇,如大力补、康力龙。这种药物可增强战士的肌肉,使战士能够变得异常强壮。

“无论是消除对战争的恐惧,还是减少士兵的疲劳,用于这些用途的药物原理都较为类似,就是通过刺激大脑中枢神经系统,使特定的神经反应降低,而其他的神经兴奋度提高,从而达到预期的目的。”他说,“然而,上述几类药物都具有明显、严重的副作用,而且其效果都是十分短暂的,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体机能,目前仅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使用。”

“想要通过药物摄入彻底改变人体机能并不容易,现实中并没有科幻作品描述的那般震撼。各国目前的进展还处在较为初级的阶段,如用副作用较小的药物替代传统副作用强的药物,用外部设备提高单兵行动能力等。”他说。

实际上,就像全面禁止生化武器一样,人们对会带来严重副作用的“超级药物”的批判也从未停止。

“这种以损伤己方士兵健康的方式追求战争目标的行为,必然遭到来自战争双方的谴责。历史上,给无数家庭带来伤痛的战场综合征集中爆发,也与战争中精神类药物的滥用不无关联。”石海明指出,“但在伦理拷问的背后,我们也要密切关注外军有关打造‘超级战士’的动向。因此,我们一方面要抵制‘伪超级药物’的使用,另一方也要注意外军‘真超级药物’开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夜网

GMT+8, 2018-1-17 21:13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合肥夜场网

© 2017 合肥夜网

返回顶部